的一点技术分析,现代神话

2019-09-26 17:57栏目:港台明星
TAG:

蝙蝠侠在黑暗中崛起,似乎没有他上集的沉沦,来得更多好评。我们习惯于黑暗的主题,更容易于接受噩运代表深度这一公式,我们的现代哲学,乃是小丑那样,表演分裂和癫狂,嘲弄人性弱点,提出现代性的问题,这是我们的审美和惯技。假如说,TDKR 是场面震撼,那TDK震撼的就是人心了。小丑最壮观的爆破表演也不过是炸一间医院,不象这次炸的全市,也没有夸张的球场地陷,但炸起来却雄浑如交响乐,把文明炸得血肉横飞。还有小丑最爱的把戏,两个只能活一个,玩到最后的双船记,终于谁也不愿炸死对方,文明又从边缘中满血复活。

    【一】没看的快去看

在第一部「蝙蝠侠」里,韦恩的父母死于街头,仇恨让他对整个社会制度失去了信赖,让他差点儿用一把左轮手枪杀死了他的仇人。身为和韦恩青梅竹马的瑞秋得知此事后把他痛斥了一顿。迷失的他深入亚洲亲身犯罪和入狱以了解和理解关于犯罪的一切。他的仇恨和愤怒,还有坚毅与天赋让影武者联盟把他收入门下。但他们的矛盾始终是要爆发的。在成为敌人之后,忍者大师与蝙蝠侠成为了两个不同阵营的人:一个是城市文明的守护者,一个是坚信城市代表堕落所以必须被摧毁的破坏者。

但我并非要做比较,我最想讨论的还是这一集,观影时的观感已经无关紧要,据说看第二第三次,会变得更好看。在这一集中,高潭市的文明除了善良,还需要谎言,又善良,又说谎,这是说得通得吗?似乎是不行啊,说谎是因为不见得光,不见得光是因为非善良,把非善良的恶人说成是伟光正,本来这是天朝才有的事,现在高潭也为丹特搞这一套,还搞成节日,以至于文明堕落成骗局,这个骗局包含着市民的善,伟光正的恶,和高层的骗。毕竟,说到底文明最需要的还是秩序。

  还没看蝙蝠侠的,或仍在纠结是看蝙蝠侠还是蜘蛛侠的同胞们,不用多想,去看蝙蝠侠吧,再把看蜘蛛侠的票钱省下来,看两遍蝙蝠侠。虽然网上质疑的声音占了主流,而且本文的目的其实也是为了质疑,但是请不用怀疑,《黑暗骑士崛起》将是近几年来你能在国内大银幕上看到的最好看的电影。

作为一个有着三千万人口的巨型都市,高潭是现代文明的骄傲,高度发达的城市文明意味着在其背后有着极度复杂的社会分工与协作系统,以及维持其不致于陷入无尽冲突的一套地面上与地底下的法律。
城市向来是文明的骄傲,城市的发展程度代表着文明的发展程度。影武者联盟一直致力于在"文明堕落时通过毁灭来更新文明",它曾毁灭了罗马,制造了瘟疫,还试图通过制造大萧条来毁灭高潭。其做法与对城市文明的仇恨不禁让人想起在柬埔寨发生的那次红色惨剧。

影武者们的想法,似乎是要揭尽高潭的老底,在他们的恐怖主义哲学看来,骗局之上的秩序简直是狗屎不如,他们要的是真相。没错,真相就是伟光正其实是坏蛋,秩序其实是压逼,监趸其实是好人。他们要的是真相,还有他们的游戏规则。

  为什么评价如此纠结,本文先尝试用一些技术分析来阐释。

在使用经济武器毁灭高潭的战争失败之后,影武者联盟使用了生化武器。它并不直接杀人,而是让市民陷于恐惧中而自相残杀:看,不是我毁灭你们的,是堕落的你们自己毁灭你们自己的。

贝恩说高潭堕落,米兰达说高潭堕落,影武大师认为高潭堕落得象索多玛那样需要天火。这集的天火是核装置。时代周刊某一影评说,无论如何,诺兰最让人的震撼的,是他的整个框架和意念,IDEA。我同意,诺兰似乎乐于布置严密的犯罪计划,并通过展露各种蛛丝马迹,一步步达到他的目标。

    【二】看过的问:为什么TDKR没TDK好看了?

影武者联盟再次失败了。忍者大师死了。但是小丑来了。与作为一个有着宏伟理念的革命组织的影武者联盟不同的是,小丑不在乎那么多东西,它才不在乎什么毁灭与新生,它唯一在乎的就是证明"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或者说是证明"其实大家都是神经病所以既然你们都和我一样神经病那么我其实跟你们一样正常一样没病"。它运用得最好的武器就是恐惧,它利用恐惧让人们自相残杀,一个人可以因为他老婆在医院里打点滴就对另一个与他完全陌生的人开枪,没有人领导他,他就开枪了。
在炸船游戏中,恐惧差点胜利了。但是秩序却最终阻止了恐惧。在「黑暗骑士」的片头,黑帮银行经理曾拿着散弹枪愤怒而又自豪地说过意为"盗亦有道"的话。让罪犯把引爆器扔出窗外的或许就是这种"道"。而在运送普通市民的船只上,民主投票阻止了船内一触即发的暴动,无论投票的结果是对是错,是否道德,但至少它让人们的博弈归于程序与秩序,而不是流血厮杀。投票的结果是引爆另一艘船上的炸药,但在投票结果明确之时却最终无人按下引爆器,投票分散了罪责,但按下引爆器的罪责却要一人承担。很幸运地,真的非常幸运地,小丑的炸船游戏失败了。
但小丑利用体系的腐败把"光明骑士"丹特逼上了私刑复仇之路。

TDKR 通过冗长的前奏,各种的人物和事件交集,终于使一个庞大夸张的恐怖事件在壮观的爆炸中得到实现,球场被炸,马路被炸,下水道被炸,桥梁炸断,伟恩军工产品被控制,核弹被启动,高潭城被切割成大孤岛,凡有一人出逃,或有一人潜入,核弹都会爆炸,以此为要挟,国家政府要跟他们谈判,供给。更有甚者,政府也会主动阻截任何要逃离此城的人,就算是孩子,也不能例外。核弹不停变换地点,遥控掌握在某一人的手上,这个孤岛剩下两种选择,一,毁灭。二,跟核弹控制者合作,建立孤岛政权。

  诺兰的电影首次遭遇如此多的苛评,不冤枉,因为大家老早把能有的溢美之词全掏心掏肺送给了TDK了,加之TDKR剧本本身存在着与诺兰以往故事不相匹配的特性,连我这样的脑残粉也不得不在刷第三遍的时候打个哈欠。下面分析一下TDKR存在的主要问题:

卡赞扎基斯曾写过一个故事,懦弱的木匠为统治者制造刑具,后来,上帝把神迹将于他,把他心底深处的信仰释放出来,他拥有了众多的追随者。可是他的内心一直痛苦。有一天,他哀求自己最优秀的弟子去出卖他,以自己的生命去为世人赎罪。他的这个弟子为了他和他的老师的信仰去告密了。
木匠被处死。弟子背负了万世骂名。
「黑暗骑士」中的韦恩,他走上侠客之路是因为父母的死,而父母的死的原因可以追溯到他对蝙蝠的恐惧。蝙蝠侠的身份本身就意味韦恩对自己的战争。他通过与堕落的世界宣战来发动对自己的战争,他对外的胜利就是对自己的胜利,他对外的失败就是对自己的失败。他与影武者同盟的区别在于他的目的只是通过打击罪恶来修正高潭,而影武者同盟是要让高潭陷于毁灭的疯狂而"对整个文明进行洗牌"。他与小丑不一样的是他的"规则"与"目的",规则让韦恩有了底线也有了弱点,"目的"的明确让他面临"内外"两难之时选择了为了高潭而独自承受一切。
韦恩与丹特的关系十分微妙,而「黑暗骑士」的结局则强化了韦恩的自我牺牲与"蝙蝠侠"身份的危险与模糊,这也是韦恩通过自我牺牲把权力归还给体制的过程。就像卡赞扎基斯笔下的犹大一样,成为罪人是为了树立起上帝的荣耀,而在高潭,这个"上帝"就是法律。蝙蝠侠承担了无尽的骂名,把光荣归于代表法律与体制的哈维•丹特,而哈维•丹特则充当了为高潭而死的圣徒。
警察对蝙蝠侠的追捕,就像是人们在把羔羊赶入沙漠中一样。

OK,没有人想要毁灭,他们选择合作,参加到所谓的造反游戏,运用革命词汇,惩罚阶级敌人!所有这些,并不是我们看预告片所以为的无政府主义,也不是1比99的革命,而是所有文明中最劣等的一种,建立在对死亡恐惧之上的暴力政权,是的,高潭终于彻底堕落了,因为恐惧而遵守游戏规则,又因为游戏规则而乐在其中,谎言已经不重要,连国家也放弃他们了,唯一的出口是条连自己人都不会放自己通过的桥,比起贝恩关蝙蝠侠的那个井,这是个更加令人绝望的井。真的,连自己人都不会放你逃跑,他们宁愿把桥炸掉,也不放人。

    一,矛盾降级。

蝙蝠侠可以动用私刑,因为他本身就是非体制的,但是丹特却不行。戈登是高潭司法界的骄傲,无论是客观的社会原因还是戈登,韦恩与丹特自己的主观行为,都把他与法律制度捆绑在一起了,如果连维护法律的光明骑士都要通过私刑复仇,那教市民如何相信法律?如果这个偶像破灭,那市民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对法律制度的信心将会重新幻灭。经历死亡后的幻灭会更让人绝望。绝望的极致就是价值观的虚无。

但是孤岛上的大家却不知道核弹已经衰变,毁灭其实无可避免。米兰达和贝恩乐意看见文明的堕落和毁灭,他们设计的核威胁,最后一环,就是让每个人都感受爆炸时的热浪,似乎这才是给索多玛每个人真正的惩罚,包括蝙蝠侠也不例外,爆炸的热浪,好像是启示录的大审判一样,米兰达核贝恩的孤岛游戏似乎是这样无懈可击,严丝密缝,but,偏偏为了结尾反转的需要,导演把这贝恩设定为情种,米兰达设定为父报仇,这些有点烂俗的设定自然增加了情节的曲折,却很明显的,但这样的设定,与他们极致的毁灭欲如此不搭调,竟然有朋友说看完后觉得这是两个反派的家族史和传奇爱情故事,即使米兰达为父报仇,继承父亲遗志,通晓毁灭哲学,但试问身为情种的贝恩又何以能忍受爆炸热浪扑到爱人脸上时的情景呢,单看他宁死也要掩护米兰达爬出监狱,把米兰达送出高潭再自己来引爆,才是更加符合贝恩的所作所为才对,否则他竟然还有与她一起殉情的意向。

    此类电影,无非打来打去。编导要解决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打。制造个矛盾,丢给观众,让观众不由自主地站在矛的一边或盾的一边,自然而然被你牵着鼻子走,你给他看什么都乐意。制造矛盾的水平,决定着电影吸引观众的水平。

第三部「蝙蝠侠」一开始就说了:"丹特是我们的信仰。"严刑重典的「丹特法案」依靠"丹特"这个近乎于神的已经死去的偶像维持着他在市民心中的合法性。如果这个法案(从剧情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法案的确存在着让公权力过大的致命弊病)失去了信仰的支持,那它必然崩溃。所以影武者联盟的革命新领袖贝恩在全世界的面前撕碎了丹特的照片,他把真相告诉了世人,以此打击法律、甚至是整个政治体系的合法性。一千多名被关押的犯人被释放了,他们拿到了枪械,加入了革命的队伍,而对高潭的社会现状一直不满的那些人也加入了革命的行列,法律彻底败坏了,贝恩拿着核武器把城市封锁了,他要"还权于民"。但是出于对文明的憎恨与妄想通过血海来通往天堂的杀戮,又如何能真的拯救世界呢?富人被殴打,驱逐出他们的家。猫女的小偷姐妹看到这一幕感觉很高兴。但猫女并不高兴。或许是因为她见过领导这场共产主义运动的那个领导人的真面目,又或者是她没有那么傻。代替法律的是"稻草人",哪怕过去曾与贝恩狼狈为奸过的富人,也落得没入冰水的下场。"流放还是死刑"就像是贝恩宣称的"把权力返还给市民"一样,选择是虚假的,权利是没有的,无论如何,最后的结果都是毁灭。
与小丑相比,职业革命家贝恩不止运用恐惧,他还了解希望能对人产生的心理影响。他知道希望能如何控制一个人,也知道希望破灭的痛苦。恐惧与希望其实是个连体婴。他用恐惧更用虚假的希望来让整个国家帮他封锁城市,他把"光明骑士"的谎言撕得粉碎。但是他却没想到韦恩能从地牢里爬出来。他人的恐惧与希望并不是贝恩一人所能完全掌握的。

因此我更相信,这整个犯罪计划,贝恩当然只是傀儡,米兰达也只是表面上的主谋,他们没有表现得更邪恶,更有深度,实在使人失望,这不能归咎于我的暗黑癖好。归根结底,这个孤岛游戏的所有规划,实在只出自导演天才的大脑,这个严密封闭的孤岛,是他通过两个不太搭调的恶人,强加给高潭的。有人说,反转毫无预兆,我倒不觉得,米兰达一当选主席,贝恩就杀掉那个竞争者,凡有米兰达参与,地点和行动也无一不被泄露,我觉得她留的蛛丝马迹还太过分了。关键是她反转的一刻,她对蝙蝠侠的说辞是不够力度的,爬出监狱也好,贝恩的爱情也好,对父亲的原谅也好,都不能解释她这样苦心布局,最后与高潭共亡的原因,即使不需要原因,她也没有一套“我就是毁灭本身”这样的哲学。又或者她有,但没有说出来,这就缺少了力度,作为一个超级大反派,是需要一套哲学的。就算没有哲学,象小丑那样,有一套心理学,也无不可。

    世间矛盾,有三大层次:最高层次,理念的矛盾;中间层次,人的矛盾;最低层次,物的矛盾。如何理解呢?

警察从地底出来象征着黑暗腐败的制度在面对巨大的毁灭性灾难时的重生。曾经懦弱自私的警官也穿上最好的制服战死于街头。丹特神话的破灭制造的空缺让蝙蝠侠取代了。活生生的偶像是危险的,甚至只要偶像的继承者是活生生的,那都是危险的。不知道韦恩决定"假死"是因为疲倦还是接纳了管家老爷子的意见,反正他在市民的心中他已经是一个殉道的圣者。被赞颂的只是一个"死者",没有新的活的偶像被赞颂。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

是的,超级大反派太需要有一套哲学了,可能我日本卡通看多了,君不见,毁灭人类的理由是什么?人类太肮脏了。 为什么我能胜利?因为强者总是战胜弱者。但日本的人类守卫者又从来不是哲学家或神学家,他们总是说,我有想守护的人。因此,归根结底,毁灭与反毁灭,总是哲学之争。凡上升不到这个层面,总有点不够看之嫌。

    蝙蝠侠与小丑、双面人、影武者联盟的矛盾,是理念的矛盾。

但是再严丝密缝的布阵,也是有间隙的,导演所布局的孤岛,就是为了蝙蝠侠来破局的。蝙蝠侠开盘时的完败,在于一步步的落入圈套。破产残废还要眼睁看着髙潭堕落。须知道,高潭是蝙蝠侠的信仰,为了它,乡愿身败名裂,身与家都不要。他本来希望通过丹特这样的体制精英来做到的程序正义结果也正义,这一集中他又重新拾回了个人英雄主义。假如说,怕死不英雄,英雄应该就是不怕死的,这似乎是古今中外大多数英雄的固有属性,当然今时今日,这也是恐怖份子的属性。蝙蝠侠一连三集,面对的都是玩命的对手,仅仅不怕死是不够的。对手既然抛弃人间的一切规则,无所顾忌,那蝙蝠侠是怎么样胜出的呢。就表面来看,似乎很大程度是靠装了大炮的电单车,私人战斗机。

    蝙蝠侠与贝恩的矛盾,是人的矛盾。

但导演更愿意我们相信这是信仰的力量,是蝙蝠侠直面了比死更可怕的恐怖,所产生的心力。贝恩在煽动群众时也顺道为蝙蝠侠做了平反,为他的游戏布了第一道裂缝,英雄回归的火焰,使人们明白,政府拋弃高潭,英雄却没有。个人英雄主义传染为集体的不怕死。导演在讨论了这么多之后,终于给出他的答案,还是需要英雄主义的。我以为这个答案是正确的,甚至是显而易见的,程序正义,立法,政治等等,本来就跟执行者的素质不可分割。害怕独裁者的出现,并不等于要拒绝别人,又或是自己作为英雄一样的崛起。

    蝙蝠侠与核弹的矛盾,是物的矛盾。

    纵观英雄电影,如何摆平这三者的矛盾,耗尽编导们脑汁。最常见的模式,是在不断处理物的矛盾的同时,英雄与坏人之间人的矛盾逐渐升级和消解,最后靠理念的矛盾进行主题的升华。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就是好看的电影,八九不离十。

    放在《阿凡达》,就是,先阻止强拆,再杀了上校,最后选择做个纳威人。

    放在《终结者2》,就是,先炸了研究中心,再搞定T1000,最后T800自我牺牲。

    放在《小鼠大厨》,就是,先做好菜,再搞定美食家,最后“人鼠都可做大厨”。

    哪怕放在《名侦探柯南》,也是,先拆了炸弹,再找到凶手,最后凶手告白。

    TDK的卓尔不群,就是因为诺兰兄弟通篇打破了矛盾设计的常见手法,在所有尽可能的矛盾点上都套上理念矛盾。最后的双船博弈大高潮,所有人都提心吊胆,不是因为有人在尝试拆炸弹,而是因为随时会有一方按按钮。

    而反观TDKR,诺兰等编剧却把最后的矛盾设置在一个物上:一个正在倒计时、爆炸半径为6公里的核弹。蝙蝠侠等英雄们先要找到手握遥控器的人,再要找到核弹在哪里,还要把核弹装回控制核心,最后实在不行只能把核弹带走……一个物的矛盾接着一个物的矛盾,最后30分钟就是忙于解决这些鸡零狗碎的问题。一瞬间,我们仿佛看的是《反恐24小时》,看的是《虎胆龙威》,看的是《复仇者联盟》……都是在纽约取景,希望蝙蝠侠和钢铁侠这两个绑着核弹的高富帅不要在空中吻在一起……

    TDK做到了最高层次的矛盾。而TDKR将最后的筹码押在了核弹上。

    有人问,要你你怎么做呢?其实很多事情可以升升级的,加句台词,意思一下,矛盾就上来了。

    TDK里有五大阵营,“蝙蝠侠,哈维邓特,小丑,黑帮,市民”,每个阵营都很有立场、有观点、有作为。如今TDKR里还有堪称阵营的东西存在吗?黑帮的确被消灭了,但是市民的观点呢?警方的观点呢?TDK里振聋发聩的“NO MORE DEAD COPS”呢?半路杀出来个美国军方是打酱油的吗?为什么没有市民质疑贝恩的统治?《复仇者联盟》里都有老爷爷选择在文艺洛基面前不跪啊!高登局长的信,念一下就完了吗?高登为何还能在警员面前叫骂?为什么没有市民焚烧哈维邓特和高登警长的画像?为什么没有市民猜测谁手中有核弹按钮?蝙蝠侠的“不杀”大旗,到底为结局贡献了多大作用?这些戏码比拆核弹好看多少啊。

    有人玩过龙与地下城,就不会忘记该系统下的九大人物阵营:守序善良、中立善良、混乱善良、守序中立、绝对中立、混乱中立、守序邪恶、中立邪恶、混乱邪恶。具体哪个阵营是是什么观点,各位网上可以查查。我以为这张表格简直应该钉在每个电影编剧的书桌前。让我们对号入座:黑帮(守序邪恶),市民(混乱中立),小丑(中立邪恶),哈维邓特(从守序善良堕落为中立邪恶),蝙蝠侠(中立善良),猫女(混乱善良),贝恩与影武者联盟(打着绝对中立旗号的混乱邪恶)。这些都是戏啊。。。阵营的缺失,导致TDKR的诸多线索一盘散沙。TDK的是一张网,而TDKR是一股绳,绳的一头挂着蝙蝠,一头悬着核弹。。。

    二,悬念降格。

    我唠叨过“观众控制论”,电影圈内爱说“抓人”,一个意思,就是怎么通过“悬念-惊奇”制造闪光点,让观众看到这个点的时候“啊”地一声叫出来,然后对身边大嚼爆米花的同伴说:我爱死这电影了。

    我曾把“悬念-惊奇”结构分为这样四个大类(这是我毕业论文选题):感性惊奇、感性悬念、理性惊奇、理性悬念。悬念与惊奇之分,按信息的隐藏和彰显。而感性与理性之分,看故事调动的是观众的神经还是大脑。(见图1)

    【图一】

    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1693656212/

        好莱坞的金牌编剧们能做到每半分钟搞一个小的,每半小时搞一个大的,就像藏在衣领里的小纸团,动不动咯吱你一下。就拿大家的心头好TDK举例来说:双面人的骷髅脸突然跳出来吓人,这是感性惊奇;哈维邓特与瑞秋面前的炸弹正在倒计时,是感性悬念;已经“死去”的高登警长“复活”抓住小丑,是理性惊奇;双船博弈,是理性悬念。很明显,这四个花样个个有效,前两个能让观众看得爽,后两个能让观众买回头票。

    我是极端喜欢理性惊奇和理性悬念的,为此特意分别取了两个辨识度更高的名字:“逻辑重构”和“两难选择”。这两个花样只要有一个玩得转了,你就是大师,观众就会记住你。

    很多好片子,就是行进到第二幕或第三幕的时候,用这两个手法将观众玩弄于股掌之间。

    “逻辑重构”的经典:《搏击俱乐部》、《记忆碎片》、《灵异第六感》……它们往往回答一个问题:他是谁?

    “两难选择”的经典:《七宗罪》、《TDK》、《盗火线》……它们往往提出一个问题:怎么办?

    回到TDKR,诺兰兄弟和大卫高耶是很用心地营造了一个“逻辑重构”和两个“两难选择”。“逻辑重构”是米兰达的真实身份。“两难选择”是:在爆炸按钮不知落在谁手上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围攻核弹,以及最后在核弹必然爆炸的情况下怎么办。可惜啊!这三个“悬念-惊奇”的设置都是伪问题!米兰达的真实身份根本无足轻重,她让矛盾升级了吗?没有。她让矛盾转移了吗?没有。她只是刺了蝙蝠侠一刀,而我们都明白蝙蝠侠可以挨很多刀的。就像她的台词“高登只是多争取了11分钟”一样,她的角色互换也只是在剧情上让爆炸戏多撑了11分钟,并且顺道解决了布鲁斯韦恩应该选谁做女朋友这个问题。而两个“两难选择”只是流于表面,一开始所有人就无视“按钮在谁手上”这样的问题存在,而最后是人都知道蝙蝠侠一定会牺牲自己把核弹运走——况且蝙蝠侠自己知道不会死。剧本的“大招”设计至此,影迷所期待的如同TDK结局般的张力消失了。

    而诸多小悬念的设计,更是没有达到妙至毫巅的境界。比如蝙蝠侠第三次越狱竟然成功,我们都懂的,让诺兰的蝙蝠侠套上主角无敌光环,请问我是在看《洛奇》吗?蝙蝠侠与米兰达滚传单,我没有意见,但是蝙蝠侠你明明摸到了米兰达背上的V字伤疤,这个伏笔就这么算了吗?
    
    三,节奏降速。

    我曾经整理过TDK的矛盾,共有32处(详见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1521638/)。TDK的节奏快得像过山车,这和反派有很大的关系:小丑。小丑不是个按部就班的人,他遇见蝙蝠侠,是抄起棍子闭着眼睛一顿乱打,所以TDK里的线索左挡右击、应接不暇。而TDKR的反派,贝恩呢?看贝恩如何打蝙蝠侠?一拳,技术性击倒。帅是很帅,猛是很猛,但是很单调。贝恩对哥谭市只做了一件单线条的事情:挖洞,爆炸,演讲,等爆炸。贝恩对蝙蝠侠也只做了一件事情:断背,放生,被断背。

    好吧,既然是技术分析,那么虽然只刷了三遍,也让我闭起眼睛数数TDK里有几个情节段落:
    
    ————下面是TDKR的情节段落:————

    01.开场劫机——贝恩、核弹专家。
    02.猫女偷窃——蝙蝠侠、猫女、议员。
    03.孤儿院报丧——罗宾、孤儿。
    04.猫女交差——猫女、议员、达盖特。
    05.下水道遭遇——高登、贝恩、罗宾。
    06.蝙蝠侠复出——蝙蝠侠、高登、罗宾、阿尔弗雷德、福克斯。
    07.证交所劫案——贝恩、蝙蝠侠、警方、达盖特。
    08.管家离去——阿尔弗雷德、蝙蝠侠。
    09.一贫如洗——米兰达、蝙蝠侠、猫女、罗宾。
    10.断背之战——贝恩、蝙蝠侠、猫女。
    11.逮捕猫女——猫女、罗宾。
    12.启动核弹——贝恩、米兰达、福克斯、核弹专家。
    13.炸封哥谭——贝恩、市民、美国军方、哥谭警方、囚犯、核弹专家。
    14.逃出生天——蝙蝠侠、贝恩、牢友。
    15.潜伏失败——美国军方、福克斯、米兰达、哥谭警方。
    16.蝙蝠侠归来——哥谭警方、蝙蝠侠、罗宾。
    17.决一死战——哥谭警方、囚犯、贝恩、蝙蝠侠。
    18.真相揭露——米兰达、蝙蝠侠、贝恩、猫女。
    19.逃不出去——罗宾、美国军方、孤儿。
    20.核弹爆炸——蝙蝠侠、猫女、米兰达、高登。

    ————下面我贴出2008年我整理的TDK的情节段落:————

    01.银行劫案——小丑、黑帮、高登
  02.抓捕稻草人——黑帮、蝙蝠侠、市民
  03.哈维邓特法庭辩论——邓特、瑞秋、黑帮
  04.高登找邓特签搜查令——邓特、高登、警局内奸
  05.老刘与韦恩董事会会议——老刘、蝙蝠侠、福克斯、里斯
  06.餐厅偶遇拼桌——蝙蝠侠、邓特、瑞秋、市民
  07.黑帮代表大会——黑帮、老刘、小丑、高登
  08.小丑木马计——小丑、黑帮
  09.香港之行抓捕老刘——蝙蝠侠、福克斯、老刘
  10.审问老刘——邓特、高登、老刘、黑帮
  11.抓捕黑帮大审判——邓特、高登、黑帮、小丑
  12.小丑放录像威胁——小丑、蝙蝠侠、市民
  13.为邓特举办募款晚宴——蝙蝠侠、邓特、瑞秋、小丑
  14.警局局长和法官遭杀——小丑、黑帮、邓特
  15.无辜市民被杀——小丑、蝙蝠侠、市民、警局内奸
  16.里斯勒索——福克斯、里斯、蝙蝠侠。
  17.行刺市长——邓特、小丑、高登、黑帮
  18.蝙蝠侠拷问黑帮老大——蝙蝠侠、黑帮、小丑、市民
  19.邓特拷问小丑手下——小丑、邓特、蝙蝠侠
  20.蝙蝠侠自首——蝙蝠侠、瑞秋、邓特、市民
  21.小丑追杀邓特被捕——邓特、小丑、蝙蝠侠、高登
  22.审问小丑——蝙蝠侠、高登、小丑、邓特、瑞秋
  23.瑞秋被杀、邓特被烧、小丑逃脱——蝙蝠侠、邓特、瑞秋、小丑、老刘、黑帮
  24.高登看望邓特,黑老大出卖小丑——邓特、高登、警局内奸、黑帮
  25.小丑烧钱黑吃黑——小丑、黑帮
  26.里斯公开勒索,反被小丑通缉——里斯、市民、蝙蝠侠、小丑
  27.小丑诱导邓特堕落为双面人、炸医院——邓特、小丑
  28.邓特复仇——邓特、黑帮、警局内奸
  29.全市监视装置——福克斯、蝙蝠侠、市民、小丑
  30.两船博弈——市民、小丑。
  31.二捕小丑——警察、蝙蝠侠、小丑、市民
  32.双面人之死,大结局——邓特、高登、蝙蝠侠、小丑、市民
    
    同志们,有看出什么了吗?为什么当年我分析TDK的32个矛盾都能闭着眼睛如数家珍,而如今分析TDKR区区20个情节却如此难产?记住,下方TDK的个个都是矛盾!有矛和盾啊!不是亮枪就是亮刀子的呀!而TDKR里20个情节里堪称矛盾的才几个啊?每个人都有一点自己要做的事情,游荡一会儿,做一会儿,游荡一会儿,做一会儿。。。TDK天才般地把美剧叙事模式搬到电影里,让人耳目一新。如今TDKR还是回归到了传统的三幕结构:第一幕复出,情节点一断背,第二幕围城,情节点二越狱,第三幕复仇,情节点三拆弹。。。该死,永远是拆弹……
    
    综上所述,TDKR有情节、没矛盾;有角色、没阵营;有故事、没悬念;止步于绝世经典,而只能成为绝世经典三部曲的一记强音。

    【三】看过两遍的问:为什么还是想再去看?

    我们原以为,有了Nolan,有了Batman,我们就有了NB。平心而论,TDKR,值得我们四年的等待吗?相信绝大多数人还是会回答:“是的”。为什么?

    感情。饱满的感情。喷薄而出的感情。我们对诺兰的爱。我们对蝙蝠侠的爱。我们对英雄的爱。

    四年前,TDK创造了影坛等待许久的“不可一世”:逼近《泰坦尼克号》的北美票房,踢下IMDB的常年老大《肖申克的救赎》……TDK拯救了一批影迷,因为它为他们树立了一个新的信仰——超级英雄电影也可以NB到爆的信仰。

    但是四年一眨眼过去了。卡梅隆用《阿凡达》创造了新的卫星级票房,蝙蝠侠的东家DC漫画的死对头漫威漫画靠一众超级英雄抢回了风头,《复仇者联盟》更是热热闹闹轻轻松松地将TDK创下的票房纪录一一刷新……

    那么这四年,我们等的是什么?期待TDKR再创一个神话?

    我不是。我只想再看一眼布鲁斯韦恩——不是蝙蝠侠,而是那个布鲁斯韦恩,那个曾经受惊的少年,那个专一痴情的高富帅,那个拥抱悲剧的英雄——他过得还好不好。

    所以,哪怕剧情再差,我也会一遍遍地去看。我看着布鲁斯韦恩继续失去他的一切:他所钟爱的瑞秋,他所依赖的管家,他所无视的财产,他所依靠战斗的身体……诺兰让他继续、渐渐地一无所有,如同自由落体般坠进地狱,再如同安迪逃出肖申克的情形,崛起,涅槃,重生,再为信仰而死,再重生……我爱看核弹爆炸时他的平静,我爱看蝙蝠侠雕塑揭幕时高登的欲言又止的眼神,我更爱看艾尔弗雷德在佛罗伦萨咖啡馆里望着镜头释放一切的笑脸……

    我最先看的是国内零点引爆场,很多人和我一样穿着优衣库卖的TDKR主题衫,做好通宵狂欢的准备。我身边是一个中年秃顶男子,抱着个破旧的公文包。他是电影学院的教授,还是没卖出票的黄牛大叔?我不知道。我只记得,在看到结尾处,灯亮了,这个孤单的大叔一个劲地抹眼泪。

    是的,我看的不是诺兰,我看的是英雄。

    评分:5星

博客链接: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客户端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的一点技术分析,现代神话